北京风扇批发交流组

长篇小说|水洼(五十四)

水洼2018-01-12 19:39:54

我恢复了意识,感到寒冷。

我不知道自己趴在人世间,还是沉沦在地狱里,我睁开眼,什么也看不见。

眼前漆黑和寂静,让我感受不到自己。

我想这或许就是灵魂的状态,是死亡的知觉,我根本没有眼睛,只是在无风的空间里飘荡着。

当我感到头疼欲裂时,我怀疑自己还活着。

我的眼睛肿胀,喉咙刺痛。

然而我爬不起来,发不出声音。

我没有试图挣扎,只是想了一下小穆,就又昏死过去。

我在梦里看见了小穆。

她的脸像印章一样,盖满了每一张暗黄色的纸,纸张像秋天的落叶,在空中盘旋着,飞扬着。

那一幕是二〇〇七年二月,我人生第三次遇见她,我的泪水在奔涌。

她留着短发,蹙着眉头,张着嘴,惊诧地看我。

我为我的人生感到喜悦,和她朝夕相处了五年,这五年应该是我用毕生运气和寿命换来的。

我在梦里微笑,所有的画面便像灰烬一样散去了。

我死而无憾。

然而我并非幽灵般地存在于过去,如果我死了,小穆和腹中的胎儿将会失去依靠,她们要在没有我的残酷世界里苟活,我痛苦不堪,又醒了过来。

我翻身平躺,看见房间的四个顶角有发光的红点,我忍痛坐起身,感到庆幸。我知道我还活着,只是被囚禁了。那些红点我太熟悉了,那是点阵红外摄像头。

我碰了一下脖子上的勒痕,还有些痛。

我摸索地板,慢慢向后挪动,直到脊背靠在墙壁上。

我静心等待,直到一个小时以后,四周同时发出了“嗒”的声音。

我知道每个摄像头底下都装有一个扬声器。

而且房间的某个地方,有一个传声器。

一个声音喑哑的女人咳了两声,她在测试。

我在黑暗中摆摆手,示意可以听到。

她说:“差点把你弄死了。”

我盯着其中一个摄像头,嘴巴一张一合,并没有发声。

她说:“你站起来,往左边走……对,碰到墙了,再往前走……伸手,走……继续走,走……停,左手往右一点,再过去,对,就是那个按钮,你按住它,对着它说话。”

“你他妈是谁?!”

我的怒吼从胸腔中迸发出来。

她笑了两声:“把我吓一跳。”

我说:“你到底是谁?”

“急什么,你迟早会知道。”

“为什么害我?”

“因为你该死。”

“是你杀了春天?”

“对,她也该死。”

“马七也该死?”

“他是你害死的。”

“我操你妈的,你逃不掉的!”

她冷笑说:“呵呵,是吗?就算是,你也看不到那一天。”

我松开按钮,席地而坐。

我本想套她的话,但是情况还不明了,我害怕牵连到他人。

可是我想不起有哪个人对我与春天同时有仇恨。我觉得有可能是春天的男朋友。而说话的女人,大概是他同伙。

扬声器又传来声音:“你自己熟悉一下环境,改天聊。”

然后是“嗒”的一声。

我知道她还在显示器看我,所以我没有动弹。

我静静坐着,然后躺下,我要储存精力,等待时机。

过了一个小时左右,我猜她已经看倦,才爬起身摸索过房间的每个角落。

这是一个空荡的房间,连监狱都不如。

按钮右边有一扇铁门,我撞了两下,铁门非常厚重,用身体不可能撞开。门上有个可推拉的铁窗,上面焊着三根铁条,宽度均不够探出脑袋。与按钮斜对的角落,有一个蹲式马桶,马桶旁有个旋钮,旋钮只是一个用来冲洗马桶的水流开关。

除了取暖的衣物和戒指,我身上没有其它东西。

我对未知充满了恐惧,但我知道显示器前的那个女人,正满心期待我在黑暗中撒野、咒骂、吼叫,所以我异常冷静,虽然之所以冷静,大部分还是因为头昏脑涨。

我面对墙壁,蜷缩在地。

我不断摸着手上的戒指,戒指上有小穆的名字,我无时无刻不想她,在这黑暗的煎熬中,不停地掉泪。

我哭累了就睡,睡醒了又哭。

大概有一天的时间,那个女人都没有再打开扬声器与我说话。

期间我粒米未沾,非常饥饿,只从马桶里盛了几口水喝,水温太低,刺得我手疼,我每喝一口,就要含在嘴里,等热一些再吞下,即便如此,最后还是弄坏了肚子,拉稀几次后,身体内的热气,慢慢消失了。

当女人再说话时,我奄奄一息地求她给我一些东西吃。

两个小时以后,铁窗被拉开。

但是铁窗外面也是一片黑暗。

她打开手电筒照了一下,确定我不在旁边,才扔进来一团用油纸包裹着的肉片,然后“哐”地一声合上铁窗。

我差点被她扫射过来的灯光刺瞎双眼,她回到监控器前面与我说话时,我还无法睁开眼睛。

我在她的指引下摸到那些肉片。我没有将油纸完全打开,就开始疯狂吞食。直到吃完之后,才觉得口腔火辣辣地疼。我跌跌撞撞地跑到马桶边盛水喝,喝完以后肠如刀绞,不久又开始拉肚子。

我告诉她我不吃辣,她在扬声器里嚯嚯地笑。

然而第二天塞进来的肉片还是炒了辣椒,我只好忍着不去喝水,像狗一样吐着舌头。

第三天,我感到窒息,她推开铁窗,拿了一台落地扇放在旁边给房间换气。我觉得冷,她塞了一件崭新的羽绒服进来。

第四天,我求她给我一些米饭和青菜,她塞进了双倍的肉量。

第五天,当她再与我说话时,扬声器仿佛受到干扰,发出刺耳的噪音,在噪音之中,她清了清嗓子,说:

“明天开始,我告诉你一些秘密,让你临死前活得有意思一点。”



Copyright © 北京风扇批发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