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风扇批发交流组

绿皮火车上的眼泪-从黔城到通道

jane妞背包2018-06-30 21:21:27

 我正埋怨阿婆6点半把我哄起床,她要去赶集买菜,于是我也只能和她一道离开。(漏了的上篇故事,如同我在世界各地的流浪奇遇一样,昨晚黔城古城里一个阿婆host了我,就是让我睡她家的意思)我困倦不已,在巷尾吃个面条,这简直是我吃过最优美的面条。5元一碗的洪江肉丝面,足足的湘西味道,不因我是个外地人乱叫价

出了门洞就是江,沅江


我跟面条老板打听去通道有无火车,果真就是有的,正好是8点半的火车,而现在还才7点,来得及,似乎冥冥之中总有注定。但我疲惫,又热感冒喉咙疼痛,于是依然走去那个尼姑庙,问能否有空地让我打个地铺休息一会。管理寺庙的阿婆冷静的看着我,跟我说,“没有,我们没有”。于是,打了个摩的6元,把我送往火车站。


这个火车站是个小站,没有售票点,上车买票,很多人去往靖州,就是产杨梅那个靖州,也是个苗族侗族自治县。很久没有坐绿皮火车,竟然喜欢。那还是大学那会,没钱,往来合肥见男友只能做绿皮火车。

8点半火车来,上车买票,价格很是便宜。可以一人占2个位置,躺下来。有人和我搭讪,聊起我昨晚住哪,我说,一个阿婆让我住她家没有收钱。那人说“阿婆是想让你住她家给她儿子当媳妇把”,我笑。我躺下睡觉,绿皮火车里吊扇呼呼作响,可依然很热,热的要中暑。南方,这是一种湿热,浑身湿黏黏的,难受。

有一个站叫“相见”,这名当真很美。车开得很慢,任何一个小站都停。再醒来时到了靖州,上来一个阿婆穿着藏青衣,是了是了,这就是侗族了,老一代的人还是这样的着装。我好多好多好多年没有见到了,我眼泪就哗哗的流。我从二人椅子换到三人椅子,这样躺着更舒服。那个年代,外公外婆从长沙下放到通道,是为支边,一呆就是一辈子。我看着窗外一晃而过的木寨,只希望十年后我再来时它们依旧在,不要拆了。那是我心中最美的湘西,那些黑瓦屋子里挂红灯笼,贴红对联,很美。


一把鼻涕一把泪地码字


不知眼泪为何而流,总不是为情,但,是乡情把。

万水千山走遍,依然泪满盈眶

“永远年轻,永远泪流满面”

 

车上的乘务员很照顾我,要下车前告诉我通道到了,下车。我得给这个站牌拍照,于是我最后一个走出车站,锁门。


可一走出战门,我打开gps一看,这不是通道啊,这是通道上面的一个县城,离通道还有很远呢,怎么回事?原来通道的火车站不在通道县城里面,就在这里,还好出火车站的门就有小巴,10元从这里到通道,一个小时车程,走省道。全程绕河走,一面是河一边是山,弯弯绕绕。 


下午的时候,我又坐了半个小时的公车,去了当地的侗寨村,是为下篇或者下下下篇

发文时,人已离开通道 

 

 


Jane

打赏码  端午快乐



Copyright © 北京风扇批发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