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风扇批发交流组

刘继兴丨逃离都市

行参菩提2018-03-26 16:31:38


春天到来的时候,杨柳便率先闻到了气息,那摇曳的嫩绿飘荡在路边湖岸,让人顿觉莹然。

早起醒来的时候见一缕阳光正穿过坚硬的玻璃向卧室袭来,于是我赶忙推开那封闭已久的阁楼窗口,敞开胸怀迎接春的到来。同时希望闻到一缕花香,听到一声鸟鸣。但非常遗憾,映入我眼帘的并非那一树新绿和鸟语花香,而是汽车的轰鸣和碍眼的高墙,绿阴哪去了?鸟儿哪去了?我感觉郁闷、憋气,想变成一只鸟从这高墙林立的阁楼里飞出去。

在鸟笼一般都市阁楼里久呆的人总期望找个优雅清静的去处,以便释放情欲和调适心境,很多人选择旅游观光,他们到深山、到老林,到草原、到海边,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观云、尝月、或探险。其实能放飞心情的地方很多,不一定非得走远,那胜景也许就在你的眼前脚下,就在那不远处的山坳里,小溪旁,沟坎上;那静寂中的一声鸟鸣,那阡陌里的一簇花丛也许就是你想要的另类风物,别样风情。

路了无尽头地向远方伸展,我穿过车流人群,大街小巷,告别都市向远方逃离,去寻找我梦幻中的那一方蓝天,一朵白云,一湖碧水,一缕新绿。

渐渐地路越来越窄,车流和人群渐渐稀少。但视野却忽然辽阔,村庄、树林、田园;路边有小草和野花,草叶上花蕾间浸挂着露珠,在阳光的照射下晶莹透亮,远远看去就像一颗颗摇摇欲坠的琉璃球;空气里能闻到一种泥土的芳香,浸润心扉。那香开始浓烈,似酒,似茶,慢慢地就有了一缕舒适的恬淡,最终让你沉浸在清润绵长梦幻里。隐隐地还听到鸟的争鸣。我顺着田园阡陌迎着鸟语花香一路走来,不时遇到一群群骑车族从我身边疾驰而过,他们要去哪里?难道和我一样去寻找梦幻中的蓝天白云,一袭碧绿?

我跟随骑车的人流最终来到了位于小城市郊的一处沟壑旁,只见那满沟的绿树枝连着枝,叶挨着叶,如同一把把绿伞骄傲地挺立在那里,把原本袒露的沙滩沟壑遮盖得严严实实,变成了一条密闭的绿色洞窟,远远望去就如同沙漠里的一叶绿洲,一泓碧水,似彩练,似清泉,让人顿生感动和好奇。这些绿树中槐树居多,它们多生长在险要之地,也有椿树、楝树、酸枣、荆棵什么的。它们有的立在沟口,有的长在谷底。但不论哪种树木均枝繁叶茂,苍翠欲滴,给人一种野性的苍然与神奇。透过那繁枝密叶,可隐约看到那一串串如蝶样的花絮,似玉,似雪、似棉,似都市路边的彩灯和秋天夕阳下的云朵;在叶的映衬下那花看上去就像一串串熟透了的白葡萄,让人馋涎欲滴,流连忘返。谁能想到在这丘陵连绵的荒郊野外竟然生动地繁衍着这样一群鲜活的生命?这生命浸润着顽强,彰显着坚毅,带给人们一种别样的情志与清新。

那绿树高高矮矮粗粗细细,错落有致一派苍劲。我虽然经常出入一些大都市里的公园庭院,见过许许多多的林木花草,但却从来没有过这种神奇的感觉。此时正值槐花盛开,展现在我面前的是万点清白,满眼碧绿,是群星聚会还是碧海杨帆?把这原本荒凉的沙丘野岭修饰得如此神奇和浪漫?就在看到她的那个瞬间,我忽然有了一种冲动,于是,就在她羞涩低头展露万种风情的时候我悄悄地把手伸进了她的枝头。哎哟!我没有采到那玉坠般的槐花,手却被扎得鲜血直流。我忘了,无论动物或植物,当它的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总有一种自我保护功能,它告诉人们美的东西是不能随意采摘践踏的,否则就会受到应有的惩罚。这或许应该是一种自然规律。站在这野外的田埂上向市区眺望,可隐隐约约看到那一座座在建中的高楼。那高楼仿佛在不断的像外扩展,就相似一头雄狮张开着血盆大口,把那一座座村庄,一片片田园瞬间吞嚼了。留给人们的只是一种怅然与无奈。望着那一撞撞高楼我突然产生一种隐忧,我想如果有一天,当村庄、田园、小溪,连同这好看的绿树白花都被城市的高楼和道路占去,那我们空虚孤独的心还有哪里能够安放?我们心灵深处的那片淡然宁静的绿洲还有哪里能够寻求?

望着眼前的碧绿,吸着新鲜的空气,我从大地的深处看到了遥远的夏王朝,看到了那个因治水有功而闻名于天下人。传说他为治理河山仅结婚四天就离家而去,先后治理了九州山水,从而使华夏民族免除了水患并得以繁衍生息。为治水他曾三次路过家门而不入,可见治水决心之坚毅。他就是被舜褒奖重用的皇帝玄孙大禹。大禹治水之所以获得成功,其中的重要经验就是因势利导,顺其自然。自然的发展变化是有自身的客观规律的,谁顺应了它谁就掌握了生存的主动权,反之就会招来灭顶之灾。其实人类从诞生到现在一直在做着两件事:即改变人生和改造自然,改变人生和改造自然是紧密相连的,改变人生必然涉及到改造自然,因为人是自然的衍生物。所以迄今为止人类所做的最大一件事即改造自然。

但自然并不是随便就可以改造的,多数情况下我们只能是顺应服从于自然;老天要下雨我们无法阻拦,于是我们只能建房和打伞;老天要发热我们无法抗拒我们就只能躲在树阴、吊扇、或空调下;人多地少地球承载力有限,我们只能离开地面向高空发展;而发展和生存需要占用很多自然资源。但自然资源是有限的,很多是不能再生的,比如土地。于是便产生了能源危机。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有其两面性,在得到的同时也往往意味着失去,建一座花园或一座城堡固然是件好事,但建了花园和城堡是否就能够比现在的满沟槐花更加清新和动人呢,我不敢断定。但我知道城市公园里的花坛绿树远比不了这荒郊野外的槐花绿意动人。我们热爱大自然,因为大自然给了我们以生命,大自然的美是原始的,广阔的,宜人的,是未经人工雕琢和修饰的,所以它对人有一种自然的亲和力,这是都市里那些人造景观永远无法比拟的。千百年来人类为改变生存环境一直在不屈不挠的与大自然进行着搏斗,并进行了一系列征服自然的创造发明;为改善交通先后发明了汽车和飞机,为抗御风寒而建造了房屋和高楼,为探索宇宙而发明了卫星和飞船-----。这些发明创造在带给人们物质享受和生活便利的同时,也产生了诸如温室效应,臭氧层遭破坏,冰山融化,气候变暖,海平面升高;生物种群变异、消失;雾霾、疾病、及资源枯竭等一系列生存性危机。但这并未能阻挡和遏制人类前行的脚步,人们该吃还是要吃,该喝还是要喝,该建还是要建,一句话谁也挡不住向文明进发!这是人的欲望使然,也是人的本能和精神体现。

欲望虽然是人的本能和精神所在,但却不能无限制的随意扩展,要适可而止。否则,当地球和各类动植物与大自然失去平衡的时候,那么,地球和人类的灭亡也就为期不远了。人总在欲望的满足和不满足状态中生存,生命也总在满足和不满足的状态下得以延续和终结。在满足旧欲望的同时也预示着新欲望的到来;所以人类总在不断地在探索发现中展现风采,也总在不断的否定和扬弃中退化、衰竭。不然为什么那么多人放着都市里公园花坛不逛,而偏偏要跑到这荒郊野岭来看槐花呢,答案就是他们没见过或未被认识过,如果已经见到和认识过他们就决不会再到这片奇异的世界里来。

槐树以她特有的风姿独树一片绿阴,独擎一方蓝天;由此我想到了那些喜欢与大自然搏斗的人,想到了那些敢攀绝顶壮志凌云的探险家。也想到了那些敢于冲破世俗偏见的标新立异者。特殊的环境能够造就特殊的性格和生命,特殊的性格生命亦能够映射和改变特殊的环境,二者相得益彰,鬼斧神工。槐树虽然生长在荒沟野岭,但因为少了人为的雕琢和修饰带给人们的却是一种另类的清新与神奇,与都市里的公园、花坛相比,她似乎缺少了高贵与娇羞,也少了一些欲望和忧愁,但她却有着都市里少有的清雅与浪漫,那张狂的野性与神奇正是她浪漫情怀和清雅神韵的魅力所在;那张狂和神奇就隐藏在那串串洁白的花絮里,隐藏在那深浅不一的壕沟里,坡崖上,和那充满绿意的枝叶间。从这个意义上说这槐花的春天应该属于那些珍惜光阴和生命的人;属于那些有着像槐树一样坚韧顽强性格,并甘愿用身躯和生命为春天增光添彩的人。

槐花不仅能给人以美的享受,更重要的是它蕴含了一种精神,一种品格,你看她不入俗流,不避艰险;银装素裹,清纯自然;她不恋都市,不慕花园,不求富贵,耐得贫寒;她迎风沐雨,挺立沟壑,虽被冷落却依然花枝招展;她珍惜生命,热爱自然,不论沟多深,坡多陡总是奋力登攀,一往无前……

每个人心中都会有一片绿阴和一处静谧,这绿阴静谧就表现在人与自然的隽永与和谐,当初夏禹凿山利水开辟九州其目的也是促进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可以想象当初的山水是何等秀丽,但令人遗憾的是,现在这片疆土早已被后人毁坏得千疮百孔,无一处真容,我想如果当初的夏禹还活着,看到了这九州遍体磷伤的样子该何等的伤心。其实人活着自身就是一道风景。有时候需要的并非豪华设施和肆意的物欲,每天能拥一泓碧水一叶新绿也许已经足够。满足就是幸福,充实才有快乐。

如果有人问我这辈子还需要什么,我会毫不犹豫地说,其他什么都不需要,有眼前这片槐花绿阴就已经足够。但我知道那也只是暂时的新鲜,随着时间的延长推移肯定会有新的空虚和厌烦产生,因为人的欲望永无止境,决不会停留在某个时空或地域。但我依然不希望那片绿意从我的生命里消失,我想如果能把那片绿树像保护文物一样把它保护起来,也许是一件积德行善的事。


作 者 简 介

刘继兴,河南淮阳县人。以小说创作为主,兼写散文、随笔、诗歌等。有《拉沙》、《你是秋天一片云》、《毛叔》、《海生》、《那里盛产哈密瓜》、《三婶和她的石榴树》等多篇发表。




关注微信公众号jgyxcpt

品读中国最美行走散文

投稿请附件发送个人创作简历和近期生活照

投稿信箱:289341034@qq.com

Copyright © 北京风扇批发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