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风扇批发交流组

合同约定的原著署名权如何主张?

影视著作权风险管控2018-01-12 22:18:24


原创作者在影片中享有的署名权通常通过合同约定。原创作者能否以侵权为由提起诉讼?向谁提起诉讼合适?

 

案情简介

唐灏于1997年创作完成了影片剧本《肝胆相照》,并在江苏省版权局进行了作品登记。

1998年12月28日,唐灏与北京主题文化发展中心(以下简称主题中心),约定,该中心以3 万元的费用购买原告创作的影片剧本《肝胆相照》的版权;主题中心在购买该剧本版权后,有权另行聘请编剧再创作同一题材影片的最终送审与拍摄剧本,原告不得以任何名义或方式干涉;原告在拍摄完成的影片作品上署名为剧本原著,位置在编剧之前。

同日,主题中心与中国人民解放军八一电影制片厂(以下简称八一厂)签订了摄制协议,但并未对唐灏的原著署名权作出具体规定。

此后,影片《肝胆相照》拍摄完成,进行了公开放映,片头字幕中署名编剧赵继烈、郝在今(执笔);片尾字幕中署名原著唐灏,在唐灏的署名后署名责任编辑郝在今。

唐灏认为,赵继烈、郝在今、主题中心及八一厂侵犯了他的权益,故诉至法院,请求判决:1、四被告停止侵权,赔礼道歉;八一厂、主题中心立即采取措施更正影片《肝胆相照》中错误的署名,即将本人剧本原著的署名置于编剧之前;四被告赔偿本人经济损失10万元等。


争议焦点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由谁来承当原著署名权的侵权责任。

原告唐灏明确表示本案仅针对影片《肝胆相照》片头字幕中将其原著的署名位置放在编剧之后这一事实指控四被告侵权。

赵继烈辩称:本人系八一厂的工作人员,无论出任该片的导演还是署名编剧均是履行职务的行为。在最终拍摄完成的影片《肝胆相照》中已署名原告为原著,因此,不存在侵犯原告权利问题。

  郝在今辩称:本人与原告无直接关系,在最终拍摄完成的影片中的署名也是八一厂决定的,与本人无关。

主题中心辩称:本中心与原告间应属合同法律关系而非侵权法律关系,我中心已按双方合同的约定履行了付款、保证原告署名剧本原著的主要义务,只是八一厂最终拍摄完成的影片《肝胆相照》中原告的署名位置与本中心与原告签订的合同约定的署名位置不符。就此问题,本中心愿向原告表示歉意,但因该影片的具体拍摄方不是本中心,因此原告要求本中心予以更正的诉讼请求显然无法实现。

八一厂辩称:本厂拍摄使用的剧本是本厂根据与主题中心签订的合同的约定,组织人员重新创作的,除题材外与原告的原剧本均不同,因此原告不可能是此剧本的编剧。本厂在最终拍摄完成的影片中已署名原告为原著,此亦符合原告与主题中心签订的合同的约定。署名顺序不是我国著作权法的保护范畴,本厂与原告也无任何约定。因此,原告指控本厂侵权不能成立,请求驳回原告针对本厂的诉讼请求。

 

认定判决

法院认为,主题中心作为影片《肝胆相照》的两个拍摄方之一,其应保证按照与原告所签合同约定在拍摄完成的影片《肝胆相照》中为原告署名,此为主题中心因双方合同的约定而负有的义务,也是原告所享有的权利。主题中心与原告所签合同中关于原告在拍摄完成的影片《肝胆相照》中的署名方式和署名顺序,构成了原告就该影片享有的署名权的两个方面。

主题中心在与八一厂签订拍摄影片《肝胆相照》的合同时,未约定在该影片中原告署名原著的位置在编剧之前。而在该影片的拍摄过程中,主题中心作为该影片的两个拍摄方之一,也没有采取措施保证原告在该影片中的署名位置在编剧之前。主题中心的上述行为不仅违反了其与原告所签合同的约定构成违约,也构成对原告就影片《肝胆相照》享有的署名权的侵犯。鉴于原告明确表示在本案中仅以侵犯署名权指控主题中心,因此主题中心应承担侵犯原告署名权的侵权责任。

八一厂作为影片《肝胆相照》的两个拍摄方之一,虽然未就原告在该影片中的署名位置与原告或主题中心有过约定,但因系其的拍摄行为导致侵犯原告署名权的事实得以最终实现,因此,该厂仍应承担停止侵权并进行更正的法律责任。

因八一厂已明确承认赵继烈、郝在今参与影片《肝胆相照》的拍摄及其二人在该影片中的署名系受该厂指派,履行职务的行为,因此原告关于赵继烈、郝在今侵犯其署名权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法院判决如下: 

被告北京主题文化发展中心、中国人民解放军八一电影制片厂在未将影片《肝胆相照》中原告唐灏为原著的署名置于编剧署名之前时,不得再以任何方式使用该影片;被告北京主题文化发展中心公开向原告唐灏致歉。

 

分析启示

由合同约定的署名权需要明确违约责任,否则很难得到保护。


Copyright © 北京风扇批发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