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风扇批发交流组

灭蝉记

脑洞故事板2018-01-24 06:45:52

图/新海诚




夜里除了外面施工的声音,其他的都听不到了。风扇也拿去修好了,小儿子正在睡觉,老秦觉得,这个夏天极其安静。

 

几天前,老秦屋子里的风扇坏了,小儿子和他挤在竹藤椅上。整个屋子就属那里最凉快。小儿子焦躁得翻来覆去,一蹬腿,就把老秦嘣的踢到了地上。


老秦没想到小儿子已经这么大了,一个多月前感觉才刚刚好到竹藤椅的两头,现在一条腿已经跨在外面划桨了。


北窗那里是整个小镇唯一的小山丘,杂乱的灌木就像涌浪在夏天爬上山头,挤不下的部分又往山脚处满溢。


老秦他家就在二楼,楼下废弃的土地上就长满了灌木。老秦心头一算,夏至都过了三天了。现在风扇坏了,未去的暑意反倒在这屋里膨胀,随着父子俩的呼吸上下流动,却始终走不出这屋子。


老秦扔下手中的扇子,哗啦啦的打开大厅的落地窗,夏蝉对着他们长鸣,随着一阵阵热风拍打在他的脸上。




“老秦老秦,好吵啊。”小儿子正乱挥手,似乎在求他把窗关上。


“好好好,睡不着么?”老秦立马关上窗,拿出扔在地上的扇子,对着小儿子使劲挥。放在里屋的手机叮叮咚咚传来短信的提醒,老秦没留心。他瞥一眼电视机上的时钟,九点四十五分,晚上。周围住户都装上空调,外机轰轰轰地鼓出热流从四面八方把老秦的屋子包围起来。


自己就像蒸笼里的馒头,正陪着这个小馒头。


“老秦老秦,讲故事给我听吧。”


“可我已经讲了好几遍了,你都没记住。”


“谁叫你每次都没讲完。”


于是,老秦起身进了里屋拿出一本笔记。昨天工作之余又想了一个故事,老秦把它记在第一百零五页,这是第五本笔记。但老秦还是拿出书架最底下的一本,那是第一本笔记,书签还夹在第一页——那是一个很简单的故事,关于一只猪、一条狗和一尾鱼的小冒险。


老秦梦寐以求能在孩子的枕边讲他所幻想的童话。虽然他早年在外打工,但每个月除了寄钱,就是把一叠叠笔记通过合不上嘴的信封送到妻子的手里,借由妻子的声音,把自己的思念传到孩子们的耳朵里,飞进孩子们的梦中。


没有那场变故,自己可能还要再过一两个月才会见到自己的小儿子。


以前一年估计连一面都没见上,现在倒是和小儿子生活了一个月了。小儿子五岁,大儿子应该是七岁,不过老秦对大儿子的记忆是停在大儿子五岁左右的时候了。





他刚到家里,整个屋子就剩下小儿子一个人。小儿子生性痴呆,记忆力差,一件事没讲完整他是记不住的。


听隔壁的人家说,妻子前一天晚上收拾了行李,带着大儿子,一声不吭地走了。也不算一声不吭,好歹有打了通电话给他。


“老秦老秦,今天是什么故事?”小儿子侧身问他。


“是猪、狗还有鱼的冒险故事。”


“哇,好像没听过。”


“嗯。是在很远很远的,和这个世界隔了两三个太平洋宽的地方……”这是老秦第二十九次翻开第一本笔记的第一页并且停在第一页上。


他不知道为什么妻子会带着大儿子突然离开,书架上的第五本笔记还是妻子重抄整理好的,满是妻子隽秀的字。


一些空白的地方还会记些零碎的事,比如还有多少债没还,水电费多少,那天准备什么菜等等。老秦回来前的那个晚上,他们吃了土豆炖肉,还有剩汤汁——老秦就伴在放了好几天的饭里,吃了。


“……于是,小猪和小狗……”老秦念到这里,停下来看看,比昨天多读了三行,还有二十多个字就结束了。


小儿子也渐渐安静,他想,明天就是第二页了。突然,外面的蝉没征兆地叫起来,此起彼伏的,盖过了老秦的声音。


小儿子又烦躁起来,老秦只好放下笔记,扑扑地摇扇子哄他睡了。


之后,蝉鸣停了一会儿,安静得老秦都可以听到小儿子的鼻息。他放下手中的扇子,拿出手机,刚才那条短信进入他的视线:“您是否为这个夏天的蝉鸣而烦恼?不用担心,加入我们的队伍吧,给我们和我们的家人一个安静的夏天。我们明天将在下仙庵那里举办一个简单的活动,会免费给大家提供帮助。”


是啊,现在镇子正在灭蝉,对面的牛嫂昨天就在抱怨蝉鸣吵到她家娟子读书了,老秦打算下班路过下仙庵看看。





第二天早上,蝉鸣比闹钟早十分钟叫醒老秦,他脱下被汗浸湿的背心,换上工作服。回来找了新工作,老板说,工作包三餐,但只要敢迟到一分钟,老秦三天的薪水就没了。


老秦笑着戴上工地帽,心想,看来比之前在外地的还好。今天他和老板说了,午饭就不要了,有事要离开工地。


老秦带了零零散散的钱,在路上买了包烟,大概还剩五十多块。他在心里掂量着,如果到那里要买杀虫剂什么的这钱够不够?


不过有点出乎意料,下仙庵的活动只是简单的联名上书,他们拉了个横幅,上面写满了镇上许多人的名字,一个穿黄色衣服的年轻人叫住老秦,递给他一本宣传手册,上面写了关于蝉的十大害处。


尤其是“制造噪音”用了六页纸,甚至把噪音的科学解释和蝉的分类介绍等等列得清清楚楚。


“您可以看看。”黄衣服的工作人员问老秦。


老秦点点头,堆满笑容的工作人员开始向他介绍,并表示只要在横幅上签名,留下联系地址和方式,就可以了。


“没有什么除虫么?买也可以。”


“会有人来处理的。只要您告诉我们大概住址我们就会帮忙解决的。”


老秦用手抹了抹衣服,拿起笔写下自己的名字。





灭蝉后一星期,整个世界都很安静,老秦很高兴能够在睡觉前完完整整地讲完故事,已经是第七页了。小儿子还是躺在竹藤椅上,晃荡着双脚。


“老秦老秦,为什么最近这么安静?”小儿子坐了起来,“你记得我的生日么?”


老秦楞了一下,是十二月的还是六月的?


“老秦老秦,妈妈说,是夏蝉最后一声的那天。”


外面雨很大,小儿子不知道老秦为什么突然跑了出去,笔记也丢在一旁。


哗啦啦,哗啦啦。


过了估计有一个小时,门外的钥匙似乎是找到了深渊的出口,从门的一端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老秦打开门,口袋里掏出一个快被压扁的烟盒,里面装着一只蝉。小儿子围着他转:“老秦老秦,你哪里抓的?”


老秦半晌没说话,小儿子不知道发生什么了,来回扯着老秦沾满泥巴的衣服。


盒子里的那只蝉用尽全身力喊完最后一丝长鸣。只见老秦俯下身,摸摸小儿子的头保证,明年一定会记得买蛋糕。


楼下一阵呼喊,老秦向下探探,一个声称是“环保组织”的游行队伍顺着工农路向南边的镇子过去了,那个黄衣服也在队伍里。


“老秦老秦,他们去哪里了?”小儿子探出头问道。


“可能去隔壁镇子借蝉了,等到来年,我就知道你什么时候生日了。”








文章作者:啊哈哈哈河马君

图片作者:新海诚

图片来源:http://huaban.com/pins/305957914/




Copyright © 北京风扇批发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