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风扇批发交流组

老院

四月蔷薇2018-06-30 20:09:46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四月蔷薇”

老 院

王振平


从十字街往西第一个胡同,沿着一条洁净的小土路一直往南走,将近老河边沿的时候,便可以看到一条为野草所淹没的不甚分明的小路,小路的西侧就是我的老院了。

整条胡同即使白天也很寂静,因为原来住的十三户人家仅剩四家为常住的了。

一进入门洞就能看到一副没有油漆的木质板门,门的上方一块雕花的木质屏风,上面是黄贞玉老先生的墨宝:“艶陽春”。当时写字的情形依然清晰地映在我的脑海中:父亲搬着一张课桌,我搬来把椅子放在屏风底下,扶着老先生踩着椅子蹬上课桌,给他递上一枝饱蘸红漆的大号毛笔。只见老先生略一思索便写下了这三个遒劲的大字。之后便是父亲温一壶酒与老先生浅斟低酌朗声谈笑了。



步入院落,满眼蓊蓊郁郁的。影壁墙上爬满了小喇叭似的金黄色的丝瓜花,东屋的窗前乳白色蛱蝶的梅豆花闪现在你的眼前。空气里弥漫着一阵阵淡淡的清香。北屋的台阶下和南面观音菩萨的佛龛下各种着一棵南瓜,长势很旺:宽大肥厚的叶子、嫩绿的触须,粗壮的根茎,宛如两条绿色的长蛇在院子里蜿蜒盘旋。它们竟然占了院子四分之一的空间。只可惜已经立秋了还不见开花。北屋檐下与南瓜相邻的是两畦莙荙菜。莙荙有宿根,割一茬后不几天又会长上。蒜泥拌莙荙也是一道很好吃的菜。

院子中有四棵树:一棵是栽种的,另外三棵是自然长起的。那棵最高大繁茂的,是十四五年前,妻子花十元钱买的香椿树。当春天爬上枝头,香椿树便会奉献出它的新黄嫩绿。我们便调出可口的香椿拌豆腐、香椿炒鸡蛋等令人垂涎的美味了。夏日来临,远远望见香椿树像一顶巨大的伞遮蔽了半个院落。鸟儿在树冠间啁啾,知了在枝头鸣唱,我也会在树下享受着凉荫下的清爽了。

院子的南面是一柿子树,那是三年前由黑枣树嫁接而成的。开过淡绿色的花之后,竟结出了二十多个绿色的柿子。另外的一棵香椿树和一棵梧桐树,今年长得已超过了北屋房一米多。



院落的正北方就是我的老屋了。老屋有了树木的遮蔽,幽静而凉爽。今年暑假里,我的大部分闲暇,便在老屋中度过了。

我私下常常把老屋和新居比作喧闹的都市和幽僻的乡村。新居面临大街非常热闹:小贩的叫卖声、各种车辆的轰鸣声、麻将室里二饼三万的碰撞声、临中午压面机的的轰响声、晚间街上跳舞的音响等等,我的心会浮躁会不安。

进入老院,我的心就会变得宁静和愉悦,有时竟也会感受到陶渊明的“园日涉以成趣”“眄庭柯以怡颜”的境界了。



这里听到的全是天籁之音:清晨是各种鸟悦耳的鸣叫;中午是悠长的略带嘶哑的蝉声;晚上是蟋蟀断断续续的鸣音。最妙的是晚上,雨刚刚停,月朗星稀,碧空如洗,清风吹荡树影婆娑。点一支蚊香,搬来一把躺椅,悠闲地躺在上面闭了眼,便可听到泜河流水时而舒缓,时而急促的声音,那青蛙的鼓鸣也一并传来,时而独奏,时而合鸣。若嘴角露着微笑睡着了,那定是童年最美好最纯真的梦所绽放的灿烂花朵。

今年的暑假老屋却让我享受到了心灵的陶冶和净化。点燃蚊香,蚊虫会退避三舍,没了叮咬的烦恼;打开电扇,凉风习习吹来,没炎热的侵扰;扭开台灯,亮光便弥漫室内;泡杯香茗,茶香便沁人心脾。写几张歪字,看几行闲书,有天籁之音相伴,有书中知己交游,人生至此,复何他求!




作者简介:

      王振平,笔名滏阳柳,70后,爱好写作。现任教于滏阳中学,为河北省隆尧县诗词协会会员。

    

END


喜欢请点赞转发哦!

Copyright © 北京风扇批发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