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风扇批发交流组

我真想替你变老

中学生悦读悦写2018-06-30 20:45:21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奶奶变得越来越笨了。 
  半夜,一阵短促而轻快的敲门声在门外响起,我睡眼蒙眬地走下床,打开房门,拣过身旁低头不语的她,快步走向隔壁的房间,找到遥控器,不满地按下。空调装了好几年了,奶奶一直学不会使用方法,连最基本的开关键也记不清,反反复复不知道教了多少遍,她还是只会习惯性地在半夜感到寒冷时,敲响孙女的房门。有次,那阵熟悉的敲门声一如既往地响起,刚刚睡下的我并没有如往常一样随之起身,每到蝉鸣季节就要每晚重复同样的事情,她到底还是学不会,真是笨死了。敲门声再次响起,但比前一次,更短更轻。我用被子捂住头,不做回应。敲门声没有再响起,也没有人来检查我是否真的入睡。 
  隔壁房间传来了一阵奇怪的响声。奶奶在干吗呢?不会有事吧?我麻利地起床,来到她的房间,打开房门,一股热气扑面而来,房间跟蒸笼似的。笨奶奶正满头大汗地摆弄着空调扇叶。我看了看遥控器,上面显示正吹着热风。 
  奶奶越来越笨了,記忆越来越差,常常想不起出门时是否已经锁门;刚刚手里拿着的菜篮子究竟放哪儿了呢;偶尔忘记是否已经打开洗衣机的开关,或者洗完以后忘记晾晒;常常炒菜的时候忘记开抽油烟机,结果整个厨房“仙气”弥漫;偶尔忘记已经买了菜,到了市场以后被提醒才记起来…… 
  又一天的半夜,一阵熟悉的敲门声又响起来了。几声后,门被推开,只见奶奶端着牛奶站在门口。 
  “进来坐啊,奶奶。” 
  “不了不了,你过来端牛奶,喝完我好给你洗杯子。怎么这么晚不睡觉?要早点休息才是啊!” 
  “写完这科作业就睡,很快的。”我说完便起身前去端牛奶,一阵温热传到我的手心——奇怪,一直放在冰箱里的牛奶怎么是热的呢? 
  “我用了以前的老方法,把牛奶拿去泡热水里了。”奶奶像个准备受训的小孩,低着头,“奶奶不会用微波炉。” 
  我什么都没说,认真喝下最后一滴牛奶。 
  凉风习习的十月,牛奶本不需要热,奶奶却因怕对我身体不好而折腾了这么久。窗外,浮云蔽月。小时候的画面一帧帧浮现在眼前。那时,她拉着我的手,一遍又一遍地带我走过蝉鸣聒噪的小巷;那时,她教会我戴红领巾,教我包书皮;那时,那双年迈的手,教会了我许多新奇的事。眼前的她已白发苍苍,她站在时间的边缘,被一点点地带走。笨笨的她会忘记很多东西,但对孙女的爱却永远刻骨铭心地记着。 
  奶奶,我真想替你弯腰,替你白发,替你变老啊。 

Copyright © 北京风扇批发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