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风扇批发交流组

Beautiful Freak

NodYoung2018-03-20 09:02:33



转载一个 Neocha 的采访,并以 Beautiful Freak 重新命名了这篇文章。




Nod Young是居住在北京的设计师、艺术家,目前为吐毛球工作室的合伙人。他用克制的理性,创作具有情绪波动的感性作品。他的作品通常使用最简单最单纯的表达方式,几何为主,几乎不使用任何随意或是具有弹性的线条,以严谨甚至刻板做为限定。



where are you 系列

我们在采访过程中问到 Nod 目前的状态,他说: “我其实讨厌温柔,我喜欢生猛,但自己偏偏是个温柔的人,这是没办法的事,是命。举个例子吧,有人希望自己是那种大块头的力士,但生下来他就是个矮小纤瘦的体型,这不是锻炼能解决的问题,这就是命。我们要接受自己的命运,用内心与之抗衡,与此同时还要学会如何去利用自己的先天优势去做得更棒。我的意思是,我对目前的我并不满意,生活中的我和创作中的我并不是我理想的状态,他太温和了,温和限制了我的释放。我没什么可保持的,我在命运规划中选择合适的机会爆发,我希望是这样。”



Le Dudes 表情 (目前仍然处于审核中)


Neocha: 你的作品中有很多抽象主义表现手法,是否受到这方面的影响?这其中是什么让你着迷?


Nod: 一部分是。我是设计出身,所以我的很多艺术主张来自于平面设计的观察和尝试。十年前,我疯狂的喜欢瑞士的设计,工整、常规、冷静但细节处的小改变让画面充满趣味。我模仿了一阵子,但觉得不过瘾,我想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做,这个源头到底在哪里,就这样一步一步向前倒,一直追到30年代,追到Art Deco,追到工业时代的早期,发现人类对工整的、简洁的、制式的需求其实是源于所谓的共同理想和时代标准。在追溯的过程中,我也搞清了印象派之后艺术家们在创作中自我诉求,其中杜尚对我的影响最大,“冷静的趣味”每次都能将我活捉。我参考了很多艺术形式,在配色技巧上我参考了文艺复兴时期的,在画面处理方式上也有波普的影子,我做不到抽象主义中的“顽皮”,但很喜欢。





未命名 系列


Neocha: 你为很多客户创作过商业作品。对你个人而言,什么是最具有挑战性的?


Nod: 我想把更有前瞻性的设计投入到更大众的市场中,把“同质化”这个问题干掉,这是最难的,因为大家都总是选择熟悉的东西,从设计角度上看,熟悉就意味着无聊和相似。这个问题不完全是市场问题或是客户问题,我们也有问题,如果我们掌握好非常不一样的体验和莫名其妙的熟悉感,那这个问题就解决了,当然你知道这有多难,基本上谁做到谁就是盖世英雄。


客户间的根本区别在于他们如何看待设计师的专业性,举一个不是很恰当的例子: (有些客户就像) 骄傲的患者正在指点医生如何割开他自己的肚子取出那块结石。这种情况现在很少出现了,主要是因为我们的专业水平高了,找到我们的客户都比较信任我们,所以,我们不太像是乙方,而像是甲方的人。真的,我非常感谢我现在合作的这些客户,跟几年前太不一样了,我们是朋友,是一个战壕里兄弟。我会尽我所能为客户攻下一座座城池,然后大吃大喝,唱歌到天亮。



二十六景 for Notegraphy


Neocha: 近期有什么创作计划?


Nod: 我的个人创作还是Where Are You这个大系列中的第二章,是从我收集的500张志愿者小时候的照片中摘选(不是优选,因为都很好,只是部分更适合)其中30张,然后创作成新的作品。细节不便透露,做好要明年夏天了。今年年底前我还有两个小产品会上:一个是地毯,现在网上预订的人超过700了;另一个是跟加餐面包合作的2016年的年历,是Where Are You第一章的艺术衍生品。





Beautiful Freak 系列


最后这组作品已经处理成手机壁纸比例,可以下载使用。



Copyright © 北京风扇批发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