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风扇批发交流组

最后,你成了我生命中的名字

左右青春2018-01-12 22:24:20


小柒爷


一个人去听五月天的演唱会,阿信在演唱会上说,打电话给你想打的人,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坐在观众席哭成了个傻逼。

 

卢思浩说,“世界上幸福的事,就是有个你可以随时打电话给他的人。”

 

你说,想你的时候就给你打电话。

 

但是,事与愿违,世事无常,我再也不能想你的时候就给你打电话,你再也不是我随时可以打扰的人,最后,你成了我生命中的名字。

 

*** ***

从演唱会回家之后,赤着脚踩在地板上,两条白花花的腿暴露在空气里。

 

“穿上鞋子吧。”林子安说。

 

“好。”然后懒洋洋的套上了脚边HelloKitty的拖鞋。

 

“你又想他了。”他说。

 

“没有。”我说。话语不带一点温度。

 

“我还没说是谁呢?”他抽了一口烟说。

 

“我不想他,我恨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神里闪过一丝不一样的情绪。

 

我恨他,我恨他不应该许下陪我一辈子的承诺,我恨他说要陪我一辈子,最后,却成了我生命中的名字。

 

我更恨他当初对我说的那句,“我们要一直在一起。

 

2006年,高一下学期,父母因为工作的原因,带我从上海搬去了广州,离开了我呆了十年的地方。

 

本来我就内向,加上换了新的环境,我变得更加沉默了,在新的班级呆了一个多月,我一句话都没有说。

 

老师找到父母问,“你女儿是不是有……”

 

有人说,两个注定相爱的人,冥冥之中都有安排。

 

然后,我又第二次转了学。

 

新学校的老师扫了扫班级,只有周琛旁边有个空位,这样,我就成了他的同桌。从此,我和他也成了全班最奇葩的组合,他阳光活泼,我却阴冷沉默。

 

我的性子阴冷,别人和我打招呼我几乎从来都不回,刻意的与全世界保持距离,拒绝任何人融进我的生活。

 

我这样的人,很难有人愿意和我交往吧。

 

本以为我会孤零零一个人打扫卫生,但是,周琛却提出来帮我。

 

教室没有空调,只有一个吊扇装模作样地转着,打开窗,一点风也没有。

 

我有气无力的拿着扫把扫着,被热的不行。

 

“东北老冰棍。”他说。

 

直接把冰棍丢在我面前,然后,自己去倒垃圾了。

 

我靠在桌子上咬着冰棍,看着他一个人在教室里穿梭。

 

在我眼里,“男生没有什么东西。”虽然,我还吃着别人给我的冰棍。

 

很快教室就被收拾好了,我一个人走在小路上,他骑单车从后面追赶我。

 

“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他说。

 

我瞥了他一眼,“不需要,谢谢。”

 

大概,每个人的青春都是这样,越是不让你做的事,你偏偏就要去做。

 

当时,广州的治安比较不好,一到晚上总会碰到一些地痞流氓,快要考试了,老师放学比较晚,我每天又一个人走。所以,他每天总是找借口送我回家。

 

他整整送了我一个月,本来想让他不要这样了,“你,……”我的话还没有说完。

 

他说,“我们可以做朋友么?”话刚刚问完,然后,他就骑着单车朝我挥手,那一刻,我突然觉得这个男生有点可爱。

 

大概,我的心有所松动,男生并没有这么讨厌了,我第一次参加了班级的活动,慢慢的,周琛也带我融进了这个陌生的班级。

 

和很多学校不同,广州的学校都是高二才分文理科。

 

那天,我趴在桌子上问周琛,“你学文还是学理。”“我要去学文。”不知道他是不是太紧张,一下子从座位上跳了起来,直接抓着我的手说,“我不准你去文科班,你要和我一直。”

 

我看着他笑,“我要一直和你咋样。”然后,示意他放开我的手。他说,“我们要一直坐同桌,毕竟,你太蠢,去其他地方,我不放心。”

 

因为,他的这一句话,高二文理分科,我留在了理科班,留在了他的身边。

 

虽然,我不喜欢交际,还是,总能接到一些来自其他班级的不知名来信。

 

那天,我正靠着墙看着老爸从国外给我带来的杂志,我的同桌转过头来,把一封信递给我,“这是有人让我给你的。”

 

信还没有到我手里,然后就被从睡梦中刚醒来的周琛给抢走了。

 

然后,随手撕成了两半丢进了垃圾桶。

 

我看着他,半天说了一句话:“这是我的东西,与你无关。”

 

他有点生气,苦笑了一句,“对,和我无关,那你把我当什么。”

 

有些人,你明明很喜欢,但是,你却只能说一些伤害他的话。

 

我闭着眼睛说,“什么都不是,同桌而已。”他苦笑了一句,“然后就摔门离开教室了。”

 

有些人你说了再多句狠话,他也依然对你好,依然不会走,有些人,就算你装不在乎,但是,谎言总有破灭那天。

 

那件事情发生之后,每天照样给我带早餐,但是,就是一句话不和我说。我想,“这样更好,省的以后麻烦。”直到毕业那天,我们都没有再说过一句话。我想,我们这样是真的再见。

 

毕业那天,我参加了同学聚会,看到周琛没有来,我问班长,“周琛怎么没有来。”

 

他一时口快说了一句,“他现在在医院住院呢。”

 

然后,又跑去敬其他同学了。

 

我拿着背包,一边摸着手机,一边往外走,一个不小心,撞到了一堵人墙。

 

我抬头发现是周琛,“你不是在住院,你怎么来了。”

 

“你是不是傻。”说着说,我就蹲着哭了起来。

 

他看着我说,“你不是从来不在乎我么?”

 

我眼睛含着泪,说,“我……”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他就一把把我搂入他的怀里。

 

我贪心了,我想和他在一起了。

 

*** ***

刚刚开始,却要分开,高三的时候,周琛的父母就因为工作原因就移民去了美国,这次考试,周琛申请的也是哥大,没有参考国内的大学。

 

他陪着我回到了上海,陪着我东华大学报道,我带着他去我以前住过的地方,甚至我自己都忘记了,那个地方有一段我死都要抹去的不堪,我送他去机场,送他离开我的身边。

 

在机场,看着周琛远去的身影,我一个人哭成了傻逼,他说,“傻瓜,你不喜欢,那我就不去了,我不去就好了。”

 

我忍着泪说,“你别说傻话了。”

 

他说,“你想我,你随时都可以给我打电话。”

 

“傻瓜,等我回来娶你,”我冲着他点了点头,然后,转身不看他,我深怕再看他一秒,我就贪心的想让他留下来。

 

他不在的四年,我一个人去外滩看夜景,然后,录下来给他看,他在视频那边,傻兮兮的对着我笑。

 

大学毕业那天,本以为没有什么奢望,但是,周琛却回来,身边还有一个我一辈子都想逃着不想见的人。在周琛面前,我和林子安都装作不认识,几天之后,周琛因为急事要回一趟美国,就留下了林子安,这个他口中的学长。

 

送走周琛那天,我本来想逃着林子安,但是,他就好像阴魂不散的缠着我,我走到哪儿,他都能出现。

 

回到我自己租的房间,林子安一直在外面敲门,我哆哆嗦嗦从背包里摸出手机给念念打电话,“念念,你快来,你把他赶走。”看到念念来了,我一把把她抱住,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她安慰我说,“不都好了么,怎么了。”

 

我哭着说,“我碰到林子安,他来找我了。”

 

这么多年了,本以为再也不会碰到林子安,但是,还是碰到了,由于,刺激太大,我的心脏病又犯了,念念找不到人,只好让林子安送我去医院。

 

周琛回来刚刚碰到林子安抱着我,周琛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半天只说了一句话,“对不起,我们分手吧。”

 

周琛红着眼睛问我,“你喜欢他么。”

 

眼泪止不住的留,但是,一句话却说不出口。然后,他摔门离开了。

 

念念心疼地抱住我,“你又何必,那不是你的错。”

 

我嘴里只是不断地重复着,“我配不上他,我不配,我不干净。”

 

念念扳直了我的身体,然后抹去了我的眼泪说,“这不是你的错,那只是一个意外。”

 

“如果,没有发生那件事,他一直是最疼我的大哥哥。那年,他考去了哥大,我们帮他送行,一时喝顿酒,我和他……”我恨我自己,“我配不上任何人。”

 

*** ***

和周琛分手之后,我断了和所有人的联系,彻底消失生活中。

 

离开他之后,我去了广东一个小城工作,就这样一呆就呆了两年,后来,实在是想家,我又回到了广州工作。

 

回到广州之后,我还是每天习惯去我和周琛高中时经常光顾的早餐店,上班前,我总是喜欢去早餐店里点一杯豆浆和油条,那天周六,没多少人,我一个人坐在早餐店里,突然,我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周琛坐在我的面前,对老板说,“我也要一样的早点。”然后,冲着我笑。这么多年,无论,我去哪儿,他都能找到我,不管是游乐场,还是,那熟悉的早餐店。

 

我和他几乎同时开口,“最近过得怎么样。”

 

我说,“你怎么回来了。”

 

他对我笑着说,“有一份面试,所以就回来,同时顺便来……”

 

我打断了他的话,不让他继续说下去。

 

我开口说,“下个月,我和我男朋友结婚,希望你参加。”

 

他只是尴尬的对我挤出一抹笑容,然后说,“祝你幸福。”语气中带着些许失落。

 

一周,我坐在那家熟悉的早餐店,收到了他给我发来的信息,“我还是发现国内不适合我,我回美国了。”

 

“不好意思,不能参加你的婚礼。”

 

十七岁,总是觉得时间过得好慢,长大了才发现,我最喜欢十七岁的自己,爱唱十七岁时候唱的歌,喜欢十七岁爱的人。

 

在早餐店,哭着看着他给我发的短信,但是,心里还是无法对他说出那个深埋心里的秘密。这样,至少,我还可以给他一个完美的形象。

 

*** ***

高中同学聚会,他第一次牵着一个姑娘出现在大众视野,只是那个姑娘不再是我。

 

大家喝的迷迷糊糊,一个哥们跑来对我和周琛说,“当初,我们大家还认为你们两会结婚呢!”

 

我也只是尴尬的笑了笑。

 

那天,念念喝多了,她苦笑着说,“你对的起依依么,她这么爱你,你却和别人在一起,当初,那件事又不是她的错,都是那个林子安害得的。

 

”周琛红着眼睛摇晃着问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不知道,我哪儿来的这么大的力气,我一把推开了周琛,然后,跑开了。

 

在我这儿得不到答案,周琛就去找林子安寻求答案。

 

周琛给我打电话,我一个都没接,我知道他知道了,他肯定认为我是一个不干净的女人。

 

我又一次跑了,我害怕面对那样的情况,和以前一样,他又一次找到了我,在法国,我遇到了他。

 

他问我,“你是傻瓜么?”

 

我没有说话,准备再一次逃跑,周琛追上来拦住我,说道:“我不在乎,我只在乎你,我只要你。”

 

我哭着说,“你骗我,你骗我。”

 

他红着眼睛哭着张开双臂,将我深深搂入了怀中。

 

本以为,幸福的生活就可以开始了,但是,没想到那却是我和他见的最后一面。

 

本来打算当天回国,因为一些琐事,我们又多留了几天,那天晚上,巴黎发生恐怖袭击,周琛让我离开,他摸了摸我的头,“我救完那个小孩就去找你,”

 

那天之后,我再也就没见过他。

 

我恨他,他说,我想他就给他打电话,但是,事与愿违,他再也不是我随时都可以打扰的人。

 

周琛,我恨你。

 

我恨你当年说要陪我一辈子,恨你,最后,成了我生命中的名字。

内容经作者授权发布


作者介

小柒爷

陪你踏遍万水千山,不要未来,只要你。


微信id:夏小七fl(qizuibase)


编辑:静静

  《向着光亮那方》


长按图中二维码可购买刘同新书喔

Copyright © 北京风扇批发交流组@2017